资讯内容 Content

ASCO 2023丨Javier Cortes教授:PHERGain研究探索新的去化疗策略及给药模式
作者:姚怀栋(Huaidong Yao) 编辑:肿瘤瞭望 时间:2023/7/5 14:46:41 关键字:乳腺癌 
编者按:2021年ASCO大会上,PHERGain研究公布了其主要终点(B组pCR率),时隔两年(2023年ASCO大会上),该研究的总生存结果公布。针对PHERGain研究的再次更新,肿瘤瞭望特邀采访了该研究PI——西班牙巴塞罗那Vall d’Hebron肿瘤研究所的Javier Cortes教授,请他分享HER2阳性乳腺癌新辅助双靶治疗的去化疗策略及不同给药方式的差异。
 
01
肿瘤瞭望:PHERGain研究的设计非常有意思,包括3组患者,利用影像学治疗反应指导下一步治疗。首先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这项研究的设计?

Javier Cortes教授:PHERGain试验设计极具创新性,虽然它涉及三组不同的患者,但需要强调的是,PHERGain研究是一项非比较性研究。因此,该研究的研究终点仅针对于B组的患者(即起初未接受化疗的患者),根据其治疗情况决定是否给予后续化疗,其他组(如C组是纳入的患有微转移的患者)的患者在主要终点评估中被排除。而该研究设置对照组则只是来观察患者的情况,而并不是出于比较的目的。
 
 
02
肿瘤瞭望:2021年PHERGain研究第一次公布了主要研究终点(B组pCR率),这次ASCO大会上PHERGain研究又进行了哪些更新,这些数据给予我们哪些重要提示?

Javier Cortes教授:PHERGain研究有两个主要终点。其中之一是评估未接受化疗的患者在病理学完全缓解方面的初步疗效(B组pCR率,2021年ASCO大会上已经进行了公布)。另一个主要终点是远期预后,即浸润性疾病的存活率,其重要性更高。对于起初未接受化疗的患者,根据其治疗情况决定是否接受化疗。本次ASCO大会上,我们所呈现的是第二个主要终点,即整体患者组的浸润性疾病存活率(iDFS率)。结果显示,B组ITT人群患者的3年iDFS率为95.4%(95%Cl:92.8%~98.0%)。
 
 
03
肿瘤瞭望:在PHERGain研究B组患者中,有86例患者未接受化疗,3年iDFS率高达98.8%。您认为在临床实践中,我们应如何精准筛选出这些获益患者?例如,除了治疗过程中达到PET影像缓解以外,这些患者是否还有其他临床病理特征,而且这项研究也计划进行组织/血液样本检测。

Javier Cortes教授:首先,我们需要明确排除这些患者是否存在转移的可能性。我们在这方面的准确度越高,就越能将患者纳入无肉眼可见转移性疾病的范畴内,这也正是PET扫描的价值所在。通过PET可以排除那些具有少量转移灶的患者,换句话说,我们目前无法确定哪些患者不需要化疗,而PET扫描正是该研究的亮点之一。
 
根据患者的治疗反应情况来决定是否需要化疗。对于所有患者,我们需要从一开始就进行观察,而无需考虑IHC3+、2+或者无阳性等因素,以及特定的生物标志物。通过观察肿瘤的发展情况,并根据每个患者的反应情况,来决定是否需要联合化疗。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即使没有特定的生物标志物,仍然有10%~15%的患者可以从这种治疗方法中受益。这是该研究的重要特点之一,可以根据患者的治疗反应情况来个体化地决定治疗方案。
 
 
04
肿瘤瞭望:这项研究采用的是PET检查进行疗效评估。您认为这种检查评估方法的优势是什么?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而言,PET可及性较差,您认为MRI等其他影像检查方法能否作为替代?

Javier Cortes教授:目前已有的数据显示,PET反应可能是产生病理学完全缓解的良好替代指标。然而,未来应该寻求其他替代方案,而不仅仅依赖PET扫描,例如考虑采用乳腺MRI。我认为,通过使用更为常见的评估方法,我们可以为医学界提供更实用的工具。因此,尽管PET扫描是一项很好的技术,但我们需要探索其他评估方法。
 
05
肿瘤瞭望:这项研究的B组患者中,non-pCR患者采用TCHP作为术后辅助治疗,而目前的临床标准是T-DM1。您如何看待ADC或者TKI作为此类患者的强化辅助治疗?

Javier Cortes教授:在设计这项试验时,KATHERINE研究的数据还未公布。因此,我们进行试验的时候并不知道T-DM1是一个可用的选择。这也是我们设计PHERGain研究的原因。如果现在要针对未达到病理学完全缓解(non-pCR)患者设计PHERGain研究,我们会将T-DM1作为一个治疗选择。因此,如果患者之前接受过化疗并且未达到病理学完全缓解,那么我们首选T-DM1。如果之前没有接受过化疗且同样未达到病理学完全缓解,那么接受化疗后,我们会选择曲妥珠单抗(trastuzumab),然后再使用T-DM1。
 
06
肿瘤瞭望:这项研究采用的是皮下注射曲妥珠单抗,它和传统静脉注射剂型有什么差异。与静脉注射曲妥珠单抗相比,这项研究中皮下注射曲妥珠单抗的疗效和安全性表现如何?

Javier Cortes教授:皮下注射曲妥珠单抗和静脉注射曲妥珠单抗的数据完全一样。曲妥珠单抗和帕妥珠单抗(pertuzumab)的皮下给药是为了改善生活质量,照顾患者的偏好和治理选择,而不是为了提高治疗效果。这两种给药方式在疗效上没有差别。
 
Javier Cortes
西班牙巴塞罗那Vall d’Hebron肿瘤研究所
西班牙巴塞罗那Vall d’Hebron肿瘤研究所乳腺癌研究项目临床研究员
西班牙马德里Ramón y Cajal大学医院乳腺癌和妇科癌症负责人
ESMO科学委员会成员
西班牙医学肿瘤学会成员
作为HER2+乳腺癌领域的欧洲领先者之一,Javier Cortes教授领导了一些基础性试验,促进了pertuzumab、eribulin和everolimus治疗转移性乳腺癌的获批。Javier Cortes教授目前仍积极参与国内外临床研究。

点击排行 Top Hits

相关视频

 
关于本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肿瘤瞭望 版权所有  2014-2019 ioncol.com  All Rights Reserved